Monthly Archives: 4月 2018

那時年少,樓台聽雨,為賦新詞強說愁,終是少年不識愁味。如今,過世海浮沉,聚散離合,已然不愁不懼,淒涼幾許亦是。望古幾多興廢滄桑,愛憎恩怨,在光陰的溪流裏飄蕩,泛起的漣漪久未平去。水流花謝,江山無恙,縱亂世荒蕪,歲月依蕭條逝去。傷千古,不嘗迷惘,人之一生,奔走一世,修行一世,意義為何?只為尋一位高山流水的知音,只為尋一段三生有定的情緣。

佛說:萬物皆有情。於我所想一致。我想,我前世為一株梅樹,無意與你擦肩。自此耐不住獨看夕陽的寂寞,貪戀了一許凡塵的煙火。曆千劫白難,方化為人身。來這熙攘的人世走過一遭。多不容易,方能和你相遇,於秋葉梧桐,於綠茵寂空。又為何,走過長亭古道,曉風殘月,經千回百轉的光陰,終不能長伴與你?也許太早,也許太遲,緣分也當真是糊塗,未曾好好相守,便已擦肩。

以後的日子,無論時間緩急,我都會從容不驚。時間的紙箋,在秋天清涼地鋪展,深深淺淺的記憶,刻下的不是滄桑,而是落葉的靜美,而是永恒的眷念。就這樣,有人在路口守望,有人驀然回首,那是為了等待,等待那珠梅樹的盛開。

看日月山川,聽流水輕煙,內心沉靜無波,無有煩喧與紛擾。在空寂的心裏,只會偶爾響起:雙木非林,田下有心。 (0)
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
  • 未分類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